ca585亚洲城官网 >ca585亚洲城官网 >妈妈 别让我一个人去换肾 >

妈妈 别让我一个人去换肾

2019-09-30 11:02:34 来源:工人日报

  

他们或许是最寂寞无名之小人物,

但社会之痛感不正来自神经末梢?

 

2月28日,安阿姆紧紧抱住费尽周折赶来的妈妈,惊忧瞬间化为泪水,泪水最终又转为微笑。

13岁的她总算可以松口气,不必孑身一人在异乡面对换肾手术了。

能看上病、有肾可换、母女异乡团聚,她比一众巴勒斯坦同胞已经幸运太多。

 

 

1.

若非惊动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出手相助,安阿姆恐怕还见不到妈妈。

这个来自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女孩患上肾血栓,急需肾脏移植。

不幸中的万幸的是,舅舅哈立德挺身而出,愿为她提供一个肾脏,目前正在测试是否符合移植条件。

但万幸后的不幸是,当她2月26日随家人从加沙地带辗转前往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做手术时,只有她一人得以通过以色列检查站。

对这个未经世事的女孩来说,独在异乡,比病痛更恐怖的是孤独。一到拉姆安拉,她就打电话告诉家人,没有他们陪伴,她宁愿不做手术。

她的故事在巴勒斯坦迅速发酵,引发关注。最终,总统阿巴斯亲自出手,帮助她的妈妈萨勒娃拿到许可,才促成母女在拉姆安拉医院的团聚。

 

 

起初,社交媒体上有小道消息称,是以色列方面禁止安阿姆父母陪同她到拉姆安拉就医。消息一出,就触怒不少巴勒斯坦人。

但记者核实后发现,安阿姆的父母并未向以色列提出陪同就医申请。

也有一些知情者对记者称,安阿姆的父母恐怕与以色列单方认定的极端组织有联系,他们可能担心离开加沙地带途经以色列时会遭逮捕。

到底为什么放孩子一个人异乡就诊?萨勒娃说,其实她有更揪心的隐情。

2.

萨勒娃告诉记者,与女儿分开的两天,她在“巨大痛苦和压力”中痛哭着度过。

这个巴勒斯坦妇女肩头,除了拮据的经济状况,还有沉重的家庭负担。除了女儿安阿姆,萨勒娃还要照顾生病的丈夫和6个儿子。

“但当我唯一的女儿说出‘妈妈你要来’的时候,我再也无法拒绝。”一边说着,她一边低头吻了女儿。

一颗心,剖成两半,也不够用。

“女儿的治疗可能会持续三个月,而我不知道怎么照顾在加沙的家人。”萨勒娃忧心忡忡。

要是能在加沙地带做手术,该多好啊。但谁都知道,那纯属奢望。

 

 

加沙地带是一块飞地,想要前往巴勒斯坦位于约旦河西岸的城市,必须途经以色列的地盘。

自打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(哈马斯)2007年夺取加沙地带实际控制权后,以色列开始对加沙地带实施全面封锁,严格控制人员和物资进出。除非得到以方特别许可,加沙地带居民无法前往约旦河西岸城市。

此外,过去几年间,加沙地带南部与埃及接壤的拉法口岸也因安全原因几乎一直关闭。

 

 

逾10年的严密封锁,使得加沙地带形同监狱,燃料等物资极度匮乏,经济状况和社会民生持续恶化。

最新数据显示,加沙地带约有200万人,贫困率高达65%,失业率达46%。

近期更是雪上加霜。美国缩减向联合国相关机构提供资金,导致加沙地带的国际援助活动几乎停顿。

当地燃料、食品、药品奇缺,每日供电不足8个小时,生产和生活都陷入瘫痪状态。市政服务也难以正常运转,垃圾成堆、饮用水受污染、污水处理系统面临崩溃。

 

 

最要命的是,加沙地带至少20家医院和卫生服务中心因发电机燃料耗尽停止运转。

新生儿突发急症却因停电得不到抢救而死亡,重症患者因无法使用急救设备而撒手人寰,依赖医疗设备维系生命的慢性病人在绝望中走向终点…….类似人道主义悲剧激增。

联合国报告显示,预计到2020年,加沙地带将不再适合人类居住。

3.

记者了解到,因环境污染等因素,加沙地带重病甚至绝症患者持续增加,但以色列允许加沙地带外出就医的患者人数比例却在下降。

 

 

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,加沙地带54名巴勒斯坦人,包括46名癌症患者,在以色列拒绝或延迟向其提供外出就医许可后,已于2017年去世。

即便幸运如安阿姆,故事也远没到结局。

移植手术能否成功?即便成功,返回生存条件恶劣的加沙地带后如何康复?萨勒娃知道,女儿的前途还有重重疑问,不是她这个母亲一人所能庇护。

但眼下,顾不上那么许多。

“她总是和我依偎在一起,我们再也不分开了。”

(责任编辑:后深萋)
  • 热图推荐
  • 今日热点